日前,江西某教育局印发新修订的《XX市中小学教师师德考核办法》。考核内容主要包括《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规定的爱国守法、爱岗敬业、关爱学生、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终身学习六个方面以及“江西省教师师德负面清单”规定的内容。按照该办法,中小学教师将接受服务对象也就是学生、家长的无记名评议打分,其权重占50%

  到目前为止,教育主管部门除了在该考核办法中表明“小学一二年级、幼儿园教师不开展学生评议”之外,尚没有对学生、家长考评教师以及权重设置的目的与理由做出解释。笔者认为,适当让学生、家长参与教师考核,比如所占权重不影响教师的总体评价,或者在部门、学校教师内部正常考核之外附加一定分值的学生、家长考评内容作为参考,应该是可以的。毕竟,教师的综合素质与能力、工作态度与效果如何,作为学生、家长的感知是最直接的,而且对于发现学校教育和教师行为中存在的问题和苗头,改进学校工作,优化师生关系,落实“学生为本”的基本理念是有积极意义的。但是,假如学生、家长考评的权重过大,性质就变了,就回到“贫下中农管理学校”的老路上去了。那样子就很不恰当,其背后的逻辑关系是经不起推敲的。

  没错,除了学生,家长也是学校教师的服务对象。但孩子不是父母的私财,孩子同时也是社会的公民、国家未来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家长作为服务对象对教师进行考评,那么社会层面、国家层面是不是一样要参与考评?权重该多少?考评的代表又如何产生?

  学生当然是学校老师的服务对象或者说客户,我们教师有责任努力去满足学生的需要,让学生满意。但不要忘了,学生既是学校教师的客户同时又是老师的产品。学生来学校向老师学知识、学做人,因为他们还不懂。老师好不好学生的评价可以做参考,但不能简单由学生来决定。学生对老师的言行感知最直接,但直接不等于准确,更不等于全面!心智发育处在起步阶段的幼儿园、小学一二年级学生不具备考评教师好坏的能力,学生家长也不具备——哪怕是成年大学生一样不具备考评教授在专业领域的创新能力、研究水平的能力。对于教师侵害学生等一些严重违法违纪现象学生可以或者在家长的配合下做出准确评判,学生对老师的“解惑”能力也大多可以评判,但教师对其“产品”怎样生产加工,特别是“传道授业”的能力、效果和质量如何,短期内无法测算,需要将“产品”“投放”到社会,经过20年、30年乃至更长的时间才能表现出来。百年树人,说白了就是这个意思。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什么是教育,当你把学校里受过的教育都忘记了,剩下的就是教育。”学生在校时,这种“教育”会“剩下”多少,自己很难知道。教师工作的专业性、教育效果的滞后性决定了教师考核同样是技术活,很难精准量化、只能通过专业的同行能做到相对公平合理的评判。学生以及大部分家长恐怕很做到。2013年底,一名小学三年级的高学历家长,因为做不出儿子的数学家庭作业,在网上发微博称遇到了“中国式变态家庭作业”。ABCD×9=DCBA,ABCD这4位数是多少?这道题很多硕士、博士生用他们掌握的数学方法怎么也解不出来,但事实上有很大一部分小学生通过逻辑推理可以很快凑出来。(顺便请关注“庆叔说”的尊贵网友试试,看您多久能做出来?)如果这道题目不是作为必做题,那么数学老师让小学生选做没有错,一点也不变态。想象一下,这对父子参与教师考评,这位“变态”数学老师会不会吃亏?

  就性质来说,无记名投票是一种民主选举,用的是“德先生”。而教师考核在本质上、或者说在很大程度上要用“赛先生”。显然,学生、家长考评教师的做法在民主与科学关系的应用上倒错了。

  客观上讲,让学生、家长考评老师且考评结果将事关教师的切身利益甚至是“饭碗”,会不会让学生和家长感到为难?会不会大部分选择做“老好人”?另外,会不会导致一些教师刻意去迎合学生和家长?比方说对学生行为规范要求降低点、考试题目简单点、试卷评分标准降低点等等,学生高兴了,老师的考评分数自然就高了。这显然有悖于教书育人的理念和考核的初心。

  学生、家长无记名考评教师的做法从权利与义务的关系上看也是不合理的。占压倒性权重的无记名打分,学生、家长的考核决定着教师的“生死”,但同时却无需对其考评的合理性、真实性承担任何义务与责任。考评者权利与义务的不对等,被考评者的申诉权也就落空了。即便教育行政部门主动代行学生和家长的义务给教师的申诉、救济机会,对教师也是不公平的。因为教育行政部门同时兼任了“裁判员”“运动员”两种角色。

  学生、家长考评教师的做法实质上考量着教育行政部门以及社会对教师工作专业性的认知。(本文系2019年10月24日《中国教育报》二版评论《学生及家长考评教师要慎行》一文之原稿)

下一篇:中国未来的投资机会在哪里?教父级投资人说了
上一篇:一旦出现转机最显著的机会在哪里?